去年5月份从北汽集团离职,就任川汽集团常务副董事长、总经理的张欣这一次又选择了离开。

华夏汽配网认为,

在汽车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知名经理人张欣又作出了其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重要决定——离开川汽。
去年5月份,张欣舍弃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的职位,转赴成都,去了名气相对较小的川汽集团出任常务副董事长、总经理。此事曾令业内人士颇感惊讶。不料,张欣在川汽的职业生涯不足7个月就戛然而止。
昨日,记者从川汽集团获悉,张欣已于1月31日书面提出辞职申请,辞去在川汽母公司四川富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四川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野马汽车等所有职务。
对于张欣的突然离职,民族证券汽车行业分析师曹鹤向记者表示,像张欣这种经验丰富的职业经理人,业内比较稀缺,他可能感觉川汽的平台太小;此外,当前自主品牌汽车遭遇严冬,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要想打造一个知名汽车品牌,难度不小。
昨日,记者试图联系张欣采访,未果。 “闪离”川汽
今年2月,一份富临集团内部通知文件中提到,“鉴于张欣同志违反聘用协议约定,于2012年1月31日提出书面辞职申请,辞去四川富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四川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董事长、总经理;四川汽车工业股份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四川汽车工业股份公司绵阳新能源汽车项目总指挥等所有职务,并已自行离开工作岗位,不再履行上述各项职务的所有职责……”
之前,张欣加盟川汽曾引起广泛关注。记者在富临集团官网上查询到一篇刊登于去年7月8日、名为《原北汽副总裁张欣正式加盟富临》的文章,文章称,7月6日,原北汽副总裁张欣被正式任命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川汽集团常务副董事长、总经理,四川汽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川汽集团绵阳项目总指挥。
记者注意到,上述文章对张欣不吝溢美之词。“张欣,在中国车界无疑是一位非常出名的实干家,曾担任南汽集团MG项目总指挥;2008年加盟北汽集团担任副总经理,主管北汽自主品牌乘用车业务;2010年9月,出任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在中国五大汽车集团之一的北汽集团工作时,曾创造在18个月内打造了北汽自主品牌小型车基地和实现了两个产品下线的惊人业绩。”
同时,文章中亦可看出富临集团对张欣寄予厚望。文章称,张欣的加盟,是给川汽注入了新鲜血液,必将带领“野马”驶入发展的快车道。
富临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安治富此前表示,希望张欣带领新的经营团队实现更好的效益,让野马汽车再上一个新台阶,“实现四川汽车工业振兴的梦想”。
川汽集团内部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昨日对记者表示,为了引进张欣,安治富不惜重金并三顾茅庐。该人士表示,“张欣加盟川汽是创造纪录的,他是加盟四川汽车行业职务最高的经理人,加盟身价不仅是四川行业最高,也是中国汽车行业最高之一,是他在北汽时的数倍。”
川汽百亿梦想
目前,川汽正准备在汽车行业大展宏图,张欣的突然离职对其的勃勃雄心或是不小的打击。
公开资料显示,川汽集团生产的野马汽车已被四川省政府列入重点规划和发展的拳头产品之一,拥有西南唯一一条承载式、非承载式混装生产线,年生产能力达到大中型高档客车5000台、乘用车30000台、发动机50000台的规模。2010年7月,川汽集团生产的纯电动公交车投入成都市试运行,颇受好评。
2011年4月,川汽集团在绵阳市高新区防灾减灾园总投资30余亿元的项目破土动工。该项目计划总投资30亿元,一期修建整车生产厂房12万平方米,形成汽车四大核心工艺,二期修建零部件厂区及研发中心、试制车间、座椅生产车间、物流库房等共计11万平方米。项目整体建设周期3年,建成达产后将形成年产12万辆传统能源乘用车和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能力,提供4000余个就业岗位,预计达产后年销售收入将实现100亿元。
一边是鼓励政策的退出,一边是大城市限购、限行等不利因素,2011年自主品牌乘用车遭遇冬天。在此背景下,那些辗转奋战的汽车职业经理人无疑将承受更大压力。

2月2日下午,在川汽内部通知文件公布数小时后,便有网友在微博上贴出川汽关于张欣离职的人事任命的内部文件,证实了张欣出走川汽的传言。2月3日上午,记者致电川汽集团方面后,进一步确认了张欣已经从川汽离职,其部分工作已由何国清接手。

重点提示:2月2日下午,一份四川富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内部通知文件贴到了川汽内部的宣传栏上,其中提到了张欣违反聘用协议约定,于2012年1月31日提出书面辞职申请,辞去在富临实业以及川汽的相关职务,并已自行离开工作岗位,决定任命何国清为四川汽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代总经理,主持野马汽车各个方面工作。一时间,网络上有关于张欣的离职的说法开始了各种交锋。此外,从信息传出后开始,川汽员工内部有关于张欣团队出走的猜测版本更是层出不穷:与决策层战略不一致、利益不均、水土不服……2011年5月份从北汽集团离职,就任川汽集团常务副董事长、总经理的张欣这一次又选择了离开。

编辑:舟晨

汽车商报独家获悉,跟随张欣一起出走的还有四川野马汽车党委副书记邓玲、四川野马汽车营销公司副总经理林伟等。

2月2日下午,在川汽内部通知文件发布数小时后,便有网友在微博上贴出川汽有关于张欣离职的人事任命的内部文件,证实了张欣出走川汽的传言。2月3日上午,编辑致电川汽集团方面后,进一步确定了张欣已从川汽离职,其部分工作已由何国清接手。

张欣团队的出走,已经引发了川汽内部一连串的不安定,一时间小道消息和流言满天飞。另外,从消息传出后开始,川汽员工内部关于张欣团队出走的猜测版本更是层出不穷:与决策层战略不一致、利益不均、水土不服……

汽车商报独家得知,跟随张欣一起出走的还有四川野马汽车党委副书记邓玲、四川野马汽车营销公司副总经理林伟等。

递交一份辞职书后,甚至尚未等到川汽母公司四川富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批准同意,张欣便十分决绝地选择了离开。到底是什么因由触动了这位饱受跳槽之累的职业经理人的敏感神经,致使他走得如此决绝?

张欣团队的出走,已引发了川汽内部一连串的不安定,一时间小道信息和流言满天飞。此外,从信息传出后开始,川汽员工内部有关于张欣团队出走的猜测版本更是层出不穷:与决策层战略不一致、利益不均、水土不服……

传富临欲转售川汽

递交一份辞职书后,甚至尚未等到川汽母公司四川富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批准同意,张欣便十分决绝地选择了离开。到底是什么因由触动了这位饱受跳槽之累的职业经理人的敏感神经,致使他走得如此决绝?

或许是川汽可能被并购的消息直接刺激了张欣的敏感神经,一周前,汽车商报记者从消息人士处得悉,川汽的母公司富临实业高层有意将川汽野马做出起色后向江淮出售,而且年前已经有过接触。

传富临欲转售川汽

记者没有从任何方面证实此消息的真实性。如传言的那样,川汽似乎已经无心太长远的发展计划。但这似乎与川汽热火朝天的“施工”动静严重相悖。

或许是川汽可能被并购的信息直接刺激了张欣的敏感神经,一周前,汽车商报编辑从信息人士处得悉,川汽的母公司富临实业高层有意将川汽野马做出起色后向江淮出售,并且年前已有过接触。

据悉,目前川汽已经在成都龙泉区建有6万辆产能的生产线。另外,川汽集团正斥资30亿元在绵阳打造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项目达产后将形成年产12万辆传统能源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产能,年销售收入将达到100亿元。而该项目的总指挥便是由张欣兼任,其欲在川中腹地大干一场的宏图已经展开。

编辑没有从任何方面证实此信息的真实性。如传言的那样,川汽似乎已无心太长远的发展计划。但这似乎与川汽热火朝天的“施工”动静严重相悖。

“我们对野马有信心,富临实业已经为川汽做好了5年内的资金安排。”按照张欣在2011年9月份成都车展的说法,富临实业对发展川汽野马是重金支持的。如今才过去4个月,张欣便选择了离开。

据报道,这时川汽已在成都龙泉区建有6万辆产能的生产线。此外,川汽集团正斥资30亿元在绵阳打造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项目达产后将构成年产12万辆传统能源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产能,年销售收入将达到100亿元。而该项目标总指挥便是由张欣兼任,其欲在川中腹地大干一场的宏图已开展。

听到该情况后,一位多年观察汽车产业的人士向记者发出疑问:“即使是富临实业高层决策者有出手川汽的想法,张欣也没有必要离开。因为就目前情况而言,他已经成为了整个川汽的掌舵人,而且看上去,富临实业的实际控制人安治富对其也十分信任,并在富临实业给予张欣副总之职。”

“我们对野马有信心,富临实业已为川汽做好了5年内的资金安排。”依照张欣在2011年9月份成都车展的说法,富临实业对发展川汽野马是重金支持的。这时才过去4个月,张欣便选择了离开。

不过,上述观察人士表示:“或许是张欣不愿意再次看到当时上南合并后,被闲置的情况再次出现,他急需一个可以由自己掌舵的事业平台。”

听到该状况后,一位多年观察汽车产业的人士向编辑发出疑问:“即使是富临实业高层决策者有出手川汽的想法,张欣也没有必要离开。由于就这时状况来说,他已成为了整个川汽的掌舵人,并且看上去,富临实业的实际控制人安治富对其也十分信任,并在富临实业给予张欣副总之职。”

苦苦追寻平台的职业经理

不过,上述观察人士指出:“或许是张欣不愿意再次看到当时上南合并后,被闲置的状况再次出现,他急需一个可以由自己掌舵的事业平台。”

张欣是中国车界的知名职业经理人,曾担任南汽集团MG项目总指挥,2008年加盟北汽集团担任副总经理,主管北汽自主品牌乘用车业务,2010年9月,出任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

苦苦追寻平台的职业经理

不过大家忽略的是,在南汽宣布并入上汽和加盟北汽之间近半年的时间,张欣有着一段在上海大众的“工作经验”。2008年上南合并时,与MG项目一同并入上汽的,还有该项目的总指挥张欣,不过他被另行安排进入了上海大众。据了解,当时他的唯一工作便是在德国大众学习,张欣在上海大众并没有实质的岗位。

张欣是中国车界的知名职业经理人,曾担任南汽集团MG项目总指挥,2008年加盟北汽集团担任副总经理,主管北汽自主品牌乘用车业务,2010年9月,出任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

接下来,便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了。于是,不甘“他乡学习”寂寞的张欣决定离开德国,离开了上海大众,被北汽董事长徐和谊招入北汽集团搞自主品牌乘用车,成为北汽自主品牌的“一把手”。2009年1月,北汽乘用车事业部正式成立,张欣任党委书记、总经理。

不过大家忽视的是,在南汽发布并入上汽和加盟北汽之间近半年的时间,张欣有着一段在上海大众的“工作经验”。2008年上南合并时,与MG项目一同并入上汽的,还有该项目标总指挥张欣,不过他被另行安排进入了上海大众。据获悉,当时他的唯一工作便是在德国大众学习,张欣在上海大众并没有实质的岗位。

这可能也是张欣最为风光的日子,一直被誉为“实干家”的他带领北汽乘用车事业部的全体干部和职工,在不到18个月的时间里,率先建成北汽集团自主品牌株洲基地并投产。

接下来,便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了。于是,不甘“他乡学习”寂寞的张欣决定离开德国,离开了上海大众,被北汽董事长徐和谊招入北汽集团搞自主品牌乘用车,成为北汽自主品牌的“一把手”。2009年1月,北汽乘用车事业部正式成立,张欣任党委书记、总经理。

不过,随着后来北汽股份的成立,北汽自主乘用车的大部分业务被分拆到北汽股份,董海洋从北汽福田转战北汽股份,担任北汽股份副总裁,主管北汽自主乘用车的业务。“虽然张欣的职位也是副总裁,但已不负责具体事务”,当时便有北汽内部人士向媒体表示,虽然张欣随后任北汽股份副总裁,但北汽自主乘用车的大权已经旁落。随后,一些从南汽到北京投奔张欣的职员再次追随张撤离投奔川汽。

这可能也是张欣最为风光的日子,一直被誉为“实干家”的他带领北汽乘用车事业部的全体干部和职工,在不到18个月的时间里,率先建成北汽集团自主品牌株洲基地并投产。

据川汽内部人士透露,川汽实际控制人、富临集团董事长安治富非常重视川汽的发展。他称:“我们四川人一定要争一口气,四川汽车工业振兴的梦想一定会在我们手中实现。”不过因为基础薄弱,川汽2002年被富临实业接手以来一直处于倒闭边缘。

不过,伴随后来北汽股份的成立,北汽自主乘用车的大部分业务被分拆到北汽股份,董海洋从北汽福田转战北汽股份,担任北汽股份副总裁,主管北汽自主乘用车的业务。“尽管张欣的职位也是副总裁,但已不负责具体事务”,当时便有北汽内部人士向媒体显示,尽管张欣随后任北汽股份副总裁,但北汽自主乘用车的大权已旁落。随后,一些从南汽到北京投奔张欣的职员再次追随张撤离投奔川汽。

“当合资品牌推自主品牌,原有的自主品牌开始走向国际化,还处于新生儿期的野马就是要造中国人用的车,从三四线城市找市场。”张欣担任后便一股牛劲慷慨陈词。根据富临实业的新规划,未来五年川汽野马产销量要从现在的1.6万辆达到18万辆,在自主品牌中占有一席之地。

据川汽内部人士说出,川汽实际控制人、富临集团董事长安治富很重视川汽的发展。他称:“我们四川人一定要争一口气,四川汽车工业振兴的梦想一定会在我们手中达到。”不过由于基础薄弱华夏汽配网指出,川汽2002年被富临实业接手以来一直处于倒闭边缘。

而此次兜售川汽的想法,显然给要在川汽大干一场的张欣及其团队当头一棒。因为一旦这一天来临,当年上南合并时被闲置的命运可能再次降临他们头上。

“当合资品牌推自主品牌,原有的自主品牌开始走向全世界化,还处于新生儿期的野马就是要造中国人用的车,从三四线城市找市场。”张欣担任后便一股牛劲慷慨陈词。根据富临实业的新规划,将来五年川汽野马产销量要从这时的1.6万辆达到18万辆,在自主品牌中占有一席之地。

了解川汽过去几年境遇的人或许对此次川汽萌生出售给江淮的意图并不会太意外。川汽野马相关负责人便曾对媒体表示,野马其实一直在寻找合作伙伴,也曾与国内外多家企业接触,但因为自身过于薄弱,争取不到谈判资本,于是,把“闺女养大”再嫁人便成为富临实业老板安治富新的思路。

而这次兜售川汽的想法,明显给要在川汽大干一场的张欣及其团队当头一棒。由于一旦这一天来临,当年上南合并时被闲置的命运可能再次降临他们头上。

截止记者发稿,张欣“闪离”川汽仍是个谜。

了解川汽过去几年境遇的人或许对这次川汽萌生出售给江淮的意图并不会太意外。川汽野马相关管理人员便曾对媒体显示,野马其实一直在寻找合作伙伴,也曾与中国外多家企业接触,但由于自身过于薄弱,争取不到谈判资本,于是,把“闺女养大”再嫁人便成为富临实业老板安治富新的思路。

重回北汽?

截止编辑发稿,张欣“闪离”川汽仍是个谜。

为他人做嫁衣,是他们最不愿看到的残酷现实。如果“将川汽野马养大再出售给江淮”的这种思路一旦落实,就意味着张欣及其团队在为他人做嫁衣。据了解,目前川汽的卡车业务已经与上汽合资,其乘用车方面多年来未见起色,而川汽未来要有所发展就在川汽野马的乘用车项目上。

重回北汽?

一旦失去川汽野马,张欣及其团队的出路无非三条:一是留在富临实业;二是跟随川汽野马一起到新东家;三是再度跳槽。

为他人做嫁衣,是他们最不愿看到的残酷现实。假如“将川汽野马养大再出售给江淮”的这种思路一旦落实,就表明着张欣及其团队在为他人做嫁衣。据获悉,这时川汽的卡车业务已与上汽合资,其乘用车方面多年来未见起色,而川汽将来要有所发展就在川汽野马的乘用车项目上。

留在富临实业,其做汽车出身的团队便意味着离开汽车行业,用武之地不复存。如果跟随川汽野马到新东家,则似乎又面临了当时上南合并的尴尬境地,新东家势必要重新注入自己的人马,架空命运很难逃脱。多次被“闲置”恐怕是张欣永远最不愿提及的事情。于是,张欣选择了离开,做出了第三种选择“跳槽”。

一旦失去川汽野马,张欣及其团队的出路无非三条:一是留在富临实业;二是跟随川汽野马一起到新东家;三是再度跳槽。

接下来,张欣及其团队的下一站又是何处呢?日前有媒体援引川汽内部人士的说法,张欣此次离开川汽将回归北汽,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有意让其负责北汽的通用航空业务板块。如果这种说法属实,这似乎成为苦寻平台不得的张欣不得已作出的选择,因为这意味着他和他的团队将离开汽车业。

留在富临实业,其做汽车出身的团队便表明着离开汽车行业,用武之地不复存据获悉。假如跟随川汽野马到新东家,则似乎又面对了当时上南合并的尴尬境地,新东家势必要重新注入自己的人马,架空命运很难逃脱。多次被“闲置”恐怕是张欣永远最不愿提及的事情。于是,张欣选择了离开,做出了第三种选择“跳槽”。

关于张欣是否回归北汽担纲北汽通用航空板块的传言,记者昨日也致电过北汽集团高层,但只是得到了一句“没有听说,不是很清楚”的模糊回应。由此可见,张欣的下一站还或许存在诸多变数。

接下来,张欣及其团队的下一站又是何处呢?目前有媒体援引川汽内部人士的说法,张欣这次离开川汽将回归北汽,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有意让其负责北汽的通用航空业务板块。假如这种说法属实,这似乎成为苦寻平台不得的张欣不得已作出的选择,由于这表明着他和他的团队将离开汽车业。

有关于张欣是否回归北汽担纲北汽通用航空板块的传言,编辑昨日也致电过北汽集团高层,但只是得到了一句“没有听说,不是很清楚”的模糊回应。由此可见,张欣的下一站还或许存在诸多变数。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