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这个匾怎么读?夷华主君,还是君主华夷?

问题:满清自认为是“天朝上国”,将西方国家视为蛮夷,乾隆说还说:“天朝物产丰富,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以通有无”,并且在下江南看到大量西方船舶后下令闭关锁国。可是满清在入关后就一直在宣传“华夷一家”,这是为什么?\n如果满清提倡“华夷一家”,不是应该非常开明的与西方人交流吗?为什么还要闭关锁国?而且还非常傲慢的自称“天朝上国”,看不起西方国家?如果满清那么在意“蛮夷”,为什么又要提倡“华夷一家”?

明朝为培养外交翻译人员,设立四夷馆,专门负责四夷往来文书的翻译,并在此教习诸蕃语言文字。四夷館鞑靼馆是教习蒙古语言文字,培养与北元、女真各部交涉事务中的翻译人材。关于四夷馆,西方学者伯希和、威立德;日本学者本田实信;我国学者和希格等均认为是“翻译处”或“翻译局”。“四夷馆是一所学习、研究亚洲诸民族语言文化的学校和研究所,其中的汉字“馆”的含义为学校,所以‘四夷馆’是明代或清朝翰林院的‘亚洲研究院’”[1]。“四夷馆”是主管翻译事务、兼培养“习译”人材的“译学”机构。四夷馆置译字生,教习亚洲诸民族语言文字,是为了培养了解诸夷历史地理、夷情的翻译人材。其目的主要是要储备翻译人材,应急之用。前人有关明四夷馆的研究主要有:日本学者神田喜一郎的《关于明四夷馆》[2]一文,就明朝设置四夷馆的年代、设置原因、具体位置、四夷馆的教师、生徒等问题进行了研究。田坂兴道的《最近关于四夷馆及华夷译语的研究》[3]一文,篇幅不大,介绍了我国学者向达、罗振玉、西方学者威立德、伯希和、福克斯及日本学者山崎忠等六位学者有关“四夷馆及《华夷译语》”的研究论文目录。我国学者向达的《记巴黎本王宗载《四夷馆考》——瀛涯琐志之二》[4]一文,探讨了王宗载《四夷馆考》的编撰时间、内容、王宗载的生平等问题。张文德的《王宗载及其《四夷馆考》》[5]一文,在向达的研究基础上,进一步探讨了《四夷馆考》的资料来源和史料价值。有关鞑靼馆的研究,有石田干之助的《所谓丙种本《华夷译语》的《鞑靼馆译语》》[6]。山崎忠的《乙种本《华夷译语》“鞑靼馆来文”研究——东洋文库本》[7]和《《华夷译语》“鞑靼馆来文”的研究资料编——柏林本和东洋文库本的异同》[8]等。已往的研究多集中于语言、译语的研究,而对明代四夷馆的教学体制、四夷馆翻译人员在与周边民族、国家的交往中所起到的作用等问题重视还不够。对四夷馆各馆译语的研究情况也不同。有关女真馆译语、回回馆译语的研究近年来有所进步。而关于鞑靼馆的译语、蒙古语教学情况、蒙汉翻译活动等问题的研究则相对薄弱。西汶艺术网[
2 3 4 5 <

回答:

回答:

“夷”字安能放在“华”字之前呢?

感谢邀请。

图片 1回答:

清朝这个华夷的概念一直在变,不仅前期和后期的含义不一样,和前朝的含义也不一样。

正确读法是君主华夷。意思是君:我的意思,主:主宰,华:华夏民族,夷:泛指周边的民族。连起来意思就是:朕主宰华夏和夷狄。

首先,清室不会称自己为夷,因为清室在入关前就进行了儒家化的改造,所以清室不会认为自己是夷。而且清室也不会说蒙古人为夷,因为在清室看来,体制内就三种人,满人、汉人和蒙古人。

(文秉烛读春秋,👍点关注。)

而且,大清一反传统的天下观、四夷观,将华夷纳为一体,具为大清子民,传统的华夷之辨早就不合于时代,所以天下子民就应该没有什么华夷之分。说穿了,清朝皇帝不仅仅是汉人大皇帝,还是满洲大汗、蒙古博格达彻辰汗、西藏活佛,毕竟大清是开拓性王朝,不合时宜的该淘汰就得淘汰,所以清朝清算华夷之辨这种破烂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到了晚清清朝又捡起了华夷之辨,不过这个华夷之辨已经和原先的华夷之辨不是一个意思了。这时候的夷指的就是外国人,也就是洋人。其含义也是捍卫中华道统,而非像原先那样排斥周边少数民族,虽然也很脑残,不过当时的知识分子明显比他们的前辈眼光更高。

因为在传统知识分子看来,大清皇帝是传统文化捍卫者的形象。主要原因是完全汉化的满洲人尤其是清朝皇室早已丧失其祖先善于学习、兼容并包的特点,变得比汉人还要汉人。这就导致在受到西方文明冲击后,清朝第一反应不是我比人家差在哪,我该怎么去补齐,而是我这个儒家思想不能扔掉,我这数千年诗书典则礼仪人伦必须要保留。

这正好和传统知识分子的思维相契合,所以这个排斥西方文明的华夷之辨就是这么来的。不过现在互联网上很多费拉和清末的传统知识分子一样,对域外文明的产物不分良莠,一个排斥,也是令人贻笑大方。

有时候,历史是何其的相似。

全文完

回答:

在大清帝国的乾隆时期,无论是按照人口数量,还是按照经济总量来计算,中国仍然是全世界第一大国,而在当时,西方社会还没有发展到,并表现出比中国更强大。

在中国的历史上,凡是有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并长期存在,譬如北魏,蒙元满清,恰恰是由于汉族人的国家治理机制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紧紧依靠汉族人自己已经无法加以解决,所以才会使具有先进行而且充满活力的少数民族有机会入主中原,建立健全全新的国家治理机制,重新统一国家,并使国家继续向前发展。

为了对中原地区实施有效统治,作为国家领导民族的少数民族统治者,他们仍然尊敬并接受汉族人创造的农耕文明,只是加以了改良,他们当然希望得到广大汉族人的拥护和认可,而不希望被当做是外国人,甚至是野蛮人,为了彰显他们的统治的合理性,所以他们就会倡导宣扬“华夷一家”,借以证明政权的合法性。

整个欧洲加在一起,都没有中国大,人口也没有中国多,而且在历史上,几乎都是单一民族的国家长期共存,互相竞争,共同发展,从来都没有实现过统一。

做为全世界农耕文明的典范,大清帝国确实很反感重商主义,反对发展对外贸易,因为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的国家,国土辽阔人口众多,农业是立国之本,由于国家存在老少边穷地区,而且天灾人祸长期存在,如果鼓励发展对外贸易,发展手工业,商业就会影响农业生产,影响中国人的吃饭问题,从而妨碍对国家实施有效治理,影响长治久安。

实际上,大明帝国就是由于不适当的对外开放,发现对外贸易,导致亡国的,所以,大清帝国的乾隆时期,当然反对对外开放,还把西方国家当做是野蛮国家,而不是文明的国家。

回答:

满清说“华夷一家”
的时候,正是刚刚入主中原后,面临将要统治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和当时最先进的文明,而满清自身是从西伯利亚北迁过来的通古斯人,是如假包换的蛮夷,,“华夷一家”的说法就是为它融入华夏买下一张门票,这是它最明智的选择。满清虽然军事强大,天下无敌,但他对中华文明的景仰和臣服是发自内心的,除了长衫马褂,猪尾小辫的形式上的东西外,奉中华为正朔,算是找到了文化的归宿,从心理距离到民族意识已毫无保留融入中华主流,完全汉化。

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倚仗船坚炮利踢馆叩关,在这全新的工业文明面前,中华农耕文明疲态尽显,毫无招架之功。这是高一等级的工业文明对低一等级落后的农耕文明碾压式的优势,而当时中国主流意识形态~满清政府秉持的儒教农耕文明由于视野和格局的局限,他们对从未见过的这种全新文明,也不知如何应对,只能根据过去的华夷之辨的标准与方法,凡和中华有差异的文明都视做“夷”,根据以往的经验,“华”都是先进的,文明的,“夷”都是落后的,野蛮的,历史上只有“华”来改变“夷”,而没有“夷”来改变“华”,故对西方的东西不管他再强大,凡中华以外的东西总是对它嗤之以鼻,看不起西方人。不客气的说直到今天某些方面依然可以看到这种观念,对我们自己某些已证实是糟粕的东西,“红肿之处艳若桃花”,说不得,批评不得,对西方的东西还是戴着变色镜来看,在说满清保守的时候,我们真的又进步了多少?

历史的进步不是说它的先进分子掌握了多少先进的东西,而是看它最保守、最落后的群体都不得不接受了新事物的观念,我们才敢说社会进步了…

图片 2
图片 3回答:

“华夷一家”这个概念是雍正在《大义觉迷录》中提出来的,但是雍正说的这个夷,并不是指的满清自己,而是针对当时汉人简单地以地域作为“蛮夷”的标准划分做出的一种反驳。雍正想要说明的是,入主中原的满人,不应该被当成蛮夷来看待,而是应该和汉人一样,作为正统统治者的集成。

书中说:

盖从来华夷之说,乃在晋宋六朝偏安之时,彼此地丑德齐,莫能相尚,是以北人诋南为岛夷,南人指北为索虏。今逆贼等于天下一统,华夷一家之时,而妄判中外,谬生忿戾,岂非逆天悖理,无父无君,蜂蚁不若之异类乎?且以天地之气数言之,明代自嘉靖以后,君臣失德,盗贼四起,生民涂炭,疆圉靡宁,其时之天地,可不谓之闭塞乎?本朝定鼎以来,扫除群寇,寰宇安,政教兴修,文明日盛,万民乐业,中外恬熙,黄童白叟,一生不见兵革,今日之天地清宁,万姓沾恩,超越明代者,三尺之童亦皆洞晓,而尚可谓之昏暗乎?

这里就说了,蛮夷的定义从晋朝偏安开始,南方人和北方人就相互指责对方为蛮夷,所以雍正一下子就把满清划入了北方人的行列中。

雍正后面又指责说,汉人主政时候,明朝嘉靖以后就没好日子,满人问鼎之后,国泰民安,所以根本就不应该去拘泥于什么华夷之争。

这就是满清提倡的“华夷一家”的内涵。

回答:

私生子抢了嫡长子的家业,政权合法性不够,只能向嫡长子攀亲说:咱们本是一家,你看我也拜炎黄,也敬孔孟,让我心安理得奴役你吧。对洋人则说,你们算什么玩意,我这可是天朝。怎么,你们敢觉得我治理的不好?

回答:

华夷一家,是为自己找台阶!看不起西方人是因为漢儒家的华夷之辨看不起外夷!

回答:

满清实际上已经被同化!儒家思想视中华为正宗,其它都是蛮夷,所谓“蓝眼红毛”“非我族类”自然是排斥的!从看不起到仰视慈禧李鸿章都有一个痛苦的过程!

回答:

看不起西方的是我们的文化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