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萧国松老师在指导我们暑假调查后写的一篇文章。该文将收入我们正在编辑的暑假调查文集之中。

书稿完成了,解开了我的都镇湾心结中的一结。

  书稿完成了,解开了我的都镇湾心结中的一结。

萧老师是我在长阳调查的引路者和指导者,他为我的调查研究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在此对萧老师表达最真诚的谢意!——林继富

都镇湾,一个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文化村落,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成为我推进中国民间叙事研究的重要基地。踏访都镇湾,几乎占据了近我十年研究工作的大部分时间。作为一个文化符号,它代表了我对中国民间故事传承人和故事村落的深度理解。

  都镇湾,一个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文化村落,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成为我推进中国民间叙事研究的重要基地。踏访都镇湾,几乎占据了近我十年研究工作的大部分时间。作为一个文化符号,它代表了我对中国民间故事传承人和故事村落的深度理解。


我与都镇湾结缘,始于1997年。这一年的3月16日,在刘守华教授的带领下,我们前往长阳做民间故事调查。在与地方官员和文化工作者座谈以后,我和几个研究生在萧国松的引领下来到都镇湾的杜家冲考察孙家香的故事。在此之前,我读过孙家香的故事,看过关于孙家香的报道,但都不系统,不能真正体会到她讲故事的神韵。两天的采访,孙家香讲了59个故事,最长的故事讲了18分钟,她的讲述声音清亮,语言干净利落,不急不躁中娓娓道来,故事包蕴着都镇湾深厚的乡土根性和文化的多样性。自此以后,孙家香和都镇湾的叙事正式进入我的研究视野。

  我与都镇湾结缘,始于1997年。这一年的3月16日,在刘守华教授的带领下,我们前往长阳做民间故事调查。在与地方官员和文化工作者座谈以后,我和几个研究生在萧国松的引领下来到都镇湾的杜家冲考察孙家香的故事。在此之前,我读过孙家香的故事,看过关于孙家香的报道,但都不系统,不能真正体会到她讲故事的神韵。两天的采访,孙家香讲了59个故事,最长的故事讲了18分钟,她的讲述声音清亮,语言干净利落,不急不躁中娓娓道来,故事包蕴着都镇湾深厚的乡土根性和文化的多样性。自此以后,孙家香和都镇湾的叙事正式进入我的研究视野。

与林继富教授等穿行在长阳大山中

真正大规模实施都镇湾民间叙事调查和研究始于2002年。这一年,为了确定博士论文的调查点,我花费三个月的时间考察了十堰丹江口市的伍家沟故事村、田畈村,五峰土家族自治县的湾潭镇,宜昌县(今宜昌市夷陵区)的栗子坪乡(今下堡坪乡),兴山县的高阳镇和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都镇湾。这些地区都有悠久的民间叙事讲述传统,至今仍然盛行讲故事的浓厚风气,但是,为了研究工作的顺利开展,为了更深入地揭示民间叙事传统与民间故事传承的关系,也为了更全面、更系统阐释中国村落民间叙事资源的现代价值和社会功能,我最终决定将调查和研究地点放在都镇湾。决定做出后,心里仍然惴惴不安,唯恐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2004年,我以该课题申报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获得批准,坚定了我解剖这个故事村落的决心,也坚定了我从这里出发研究中国当代民间故事传承人和故事村落的信念。当研究逐次深入,调查渐趋细致、系统。源于对民间叙事传统和民间故事传承人的一系列考察和思考汇聚成比原先预想更为宏阔、更为实际、更为真切的课题,成为我建构当代中国民间叙事理论的原发点和最具说服力的材料。

  真正大规模实施都镇湾民间叙事调查和研究始于2002年。这一年,为了确定博士论文的调查点,我花费三个月的时间考察了十堰丹江口市的伍家沟故事村、田畈村,五峰土家族自治县的湾潭镇,宜昌县(今宜昌市夷陵区)的栗子坪乡(今下堡坪乡),兴山县的高阳镇和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都镇湾。这些地区都有悠久的民间叙事讲述传统,至今仍然盛行讲故事的浓厚风气,但是,为了研究工作的顺利开展,为了更深入地揭示民间叙事传统与民间故事传承的关系,也为了更全面、更系统阐释中国村落民间叙事资源的现代价值和社会功能,我最终决定将调查和研究地点放在都镇湾。决定做出后,心里仍然惴惴不安,唯恐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2004年,我以该课题申报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获得批准,坚定了我解剖这个故事村落的决心,也坚定了我从这里出发研究中国当代民间故事传承人和故事村落的信念。当研究逐次深入,调查渐趋细致、系统。源于对民间叙事传统和民间故事传承人的一系列考察和思考汇聚成比原先预想更为宏阔、更为实际、更为真切的课题,成为我建构当代中国民间叙事理论的原发点和最具说服力的材料。

——萧国松

如果说我的《民间叙事传统与故事传承》立足于考察民间叙事传统与故事传承人之间的关系,立足于乡民讲述研究的话,那么这本著作依然以讲述研究为根本,其背景更为宏大。我之所以倾心于民间叙事讲述研究,基于目前中国民间叙事研究存在的问题,基于进入民间叙事内部构造路径的选择。我国先前的民间叙事文学研究,太多地依赖书面记录的文本。书面文本与活跃在讲述之中的民间叙事相比不仅信息缺省,有时甚至完全是记录者、搜集者或整理者的声音,为此,我在《民间叙事传统与故事传承》和《解释民俗学》两本著作中,旗帜鲜明地表达了我对民俗学和民间故事不同文本的看法,正视文本中存在的问题。基于这样的学术理念,我连续十年立足于一个村落的讲述人,试图从讲述的角度讨论民间叙事传承人和民间叙事资源的真确性和生活性,最大限度地使用“情景中的对话分析”,最大限度地采用民族志描写,以便科学描述社会生活中的经验性时刻的形成和社会秩序连续不断地展演过程。在交谈的每一时刻,都镇湾人都在经历并生产他们的文化,他们的角色和他们的个性。尽管这种探讨同样存在着如何捕获瞬间民间叙事活动的问题,但是我希望这种讨论有益于中国民俗学的发展,有益于中国民间叙事学科学理论的建立,有益于保留21世纪初期中国土家族村落的民间叙事基本状貌,有益于推进当前中国新农村文化建设。

  如果说我的《民间叙事传统与故事传承》立足于考察民间叙事传统与故事传承人之间的关系,立足于乡民讲述研究的话,那么这本著作依然以讲述研究为根本,其背景更为宏大。我之所以倾心于民间叙事讲述研究,基于目前中国民间叙事研究存在的问题,基于进入民间叙事内部构造路径的选择。我国先前的民间叙事文学研究,太多地依赖书面记录的文本。书面文本与活跃在讲述之中的民间叙事相比不仅信息缺省,有时甚至完全是记录者、搜集者或整理者的声音,为此,我在《民间叙事传统与故事传承》和《解释民俗学》两本著作中,旗帜鲜明地表达了我对民俗学和民间故事不同文本的看法,正视文本中存在的问题。基于这样的学术理念,我连续十年立足于一个村落的讲述人,试图从讲述的角度讨论民间叙事传承人和民间叙事资源的真确性和生活性,最大限度地使用情景中的对话分析,最大限度地采用民族志描写,以便科学描述社会生活中的经验性时刻的形成和社会秩序连续不断地展演过程。在交谈的每一时刻,都镇湾人都在经历并生产他们的文化,他们的角色和他们的个性。尽管这种探讨同样存在着如何捕获瞬间民间叙事活动的问题,但是我希望这种讨论有益于中国民俗学的发展,有益于中国民间叙事学科学理论的建立,有益于保留21世纪初期中国土家族村落的民间叙事基本状貌,有益于推进当前中国新农村文化建设。

一、双龙村所见

随着都镇湾民间叙事调查的深入,对都镇湾民间叙事的学术价值和现代意义的认识越来越清晰,都镇湾民间叙事的保护也提到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上来,2006年,都镇湾民间故事批准为宜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7年,都镇湾故事批准为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都镇湾故事批准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为能在这样的村落里从事民间叙事研究感到幸福,也为能够为这个故事村落做一些事情而无比兴奋。祝愿都镇湾人生活越来越好,祝愿都镇湾的故事传承越来越兴盛!

  随着都镇湾民间叙事调查的深入,对都镇湾民间叙事的学术价值和现代意义的认识越来越清晰,都镇湾民间叙事的保护也提到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上来,2006年,都镇湾民间故事批准为宜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7年,都镇湾故事批准为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都镇湾故事批准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为能在这样的村落里从事民间叙事研究感到幸福,也为能够为这个故事村落做一些事情而无比兴奋。祝愿都镇湾人生活越来越好,祝愿都镇湾的故事传承越来越兴盛!

2010年7月17日,我和林继富老师及他的两个学生胡金明、覃金福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渔峡口廪君陵揭牌仪式。次日晨乘船下行至葛并码头下船,驱车前往双龙村(双古墓)。这是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张颖辉主任介绍的:这里的花鼓子跳得好。此次林老师带10个学生,分别来自中央民族大学和华中师范大学。其中有8个硕士生,专程采访花鼓子的。该村有两个县命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覃孔豪和田少林。他们都50多岁。我们三人到达覃孔豪家,他家甚是热情。不一会儿,从县城动身的其余同学也到达了覃家,都住在这里。下午,覃孔豪找了五人唱花鼓子歌。晚上又有八个人在稻场上跳花鼓子舞。胡金明和覃金福忙于摄像。

这本著作的完成历经十年,其中的点点滴滴凝聚成我生活中的美好记忆,坎坎坷坷历练了我的坚强意志和不屈品格。无数先生的指导,同仁的帮助是本书得以付梓的保证。

  这本著作的完成历经十年,其中的点点滴滴凝聚成我生活中的美好记忆,坎坎坷坷历练了我的坚强意志和不屈品格。无数先生的指导,同仁的帮助是本书得以付梓的保证。

覃孔豪介绍:该村覃亮家生了伢,后天打喜,必跳花鼓子;覃世友的母亲死了,明晚跳“撒叶儿嗬”。这两家很近。从采录的角度说:机遇难逢!

感谢刘魁立先生的指教!每次与先生的谈话,总能将我从困顿和迷惑中解脱出来,总能激发我对中国民间叙事理论的深层思考。

  感谢刘魁立先生的指教!每次与先生的谈话,总能将我从困顿和迷惑中解脱出来,总能激发我对中国民间叙事理论的深层思考。

7月19日夜

感谢刘守华教授十年前将我带进长阳,为我的研究指明了方向。

  感谢刘守华教授十年前将我带进长阳,为我的研究指明了方向。

经覃孔豪联系,丧家欢迎林教授一行去。上午,林老师派张远满(同学中的组长)和胡金明、覃金福去。覃孔豪、田少林早就到达了那里。黄昏时,我们一行接近丧家。远远就听见鞭炮、唢呐、长号声。走进丧家门前的大棚,客人拥挤。灵堂(堂屋)里一群人正绕棺(死者已入柩,柩前置岁纤筒和灵牌,桌上燃香,桌前烧纸)跳“撒叶儿嗬”。鼓声、歌声阵阵传来。(以前我就听说过:古时候,双古墓有山民见死了个老巴子(虎),人们高兴地围绕着它击石、敲棒、跳舞——虎被尊为祖先。以后死了老人,人们就绕棺狂歌狂舞,称之为“跳丧”)。按当地习俗,林老师在灵堂向亡灵三叩首,名曰“奠酒”。跳者愈多,堂屋太窄。人们将盆搁的大鼓移到大门外,跳者全移到大棚里。天下大雨,棚上哗哗啦啦,电闪雷鸣阵阵袭来。棚里漫进了水,人们用煤灰填上。跳的人由四个、八个,到几十个,其中有几个女人。男人们全光着上身(据说冬天跳丧时也脱光上衣)。舞场上人们进进出出,调换人员,时时在变换动作和腔调。覃孔豪几次去换击鼓者,他双手持棒击鼓,高喊着歌,其他跳的人随鼓点高歌狂舞。舞姿粗犷,歌声雄浑。跳者时时饮酒。一少年在旁边学,但不敢进场。从舞场上换下来的田少林告诉我,跳舞的曲牌有:幺姑姐、幺莲伙、四大步、滚身子、倒叉子、穿丧、大四门、小四门、怀胎歌、哑谜子、血盆经、待尸、摇丧、半身子、双狮球、杨柳等。舞步中,老虎动作居多,如“虎抱头”、“猛虎下山”等。田少林问我:“您们那里死了老人兴不兴跳丧?”我说:“(都湾镇)也有跳丧的,但主要是道士开路。”他告诉我几段丧鼓歌词:

感谢祁庆富教授!作为民族学家和人类学家的祁先生,常常从不同的视角为我的村落民间叙事研究提出建设性意见。

  感谢祁庆富教授!作为民族学家和人类学家的祁先生,常常从不同的视角为我的村落民间叙事研究提出建设性意见。

“半夜听见丧鼓响,不管南方是北方,你是南方我要去,你是北方我要行,打不起豆腐送不起人情,打一夜丧鼓送人情。”

感谢黄永林教授在工作上的关心和学业上的无私帮助。

  感谢黄永林教授在工作上的关心和学业上的无私帮助。

“一进门来接鼓打,要打三六一十八,一打亡者去求仙,二打丹诚入九莲,三打洞中方七日,四打世上几千年,五打五方并五帝,六打河南并山西,七打天上七秭妹,八打八仙过海来,九打黄河九道水,十打天子管万民。”

感谢杨利慧教授情真意切的谈话。她对中国民间叙事的理解时时启迪我的思路。

  感谢杨利慧教授情真意切的谈话。她对中国民间叙事的理解时时启迪我的思路。

“姐儿生得一脸白,眉毛弯弯眼睛黑。眉毛弯弯好饮酒,眼睛黑来好贪色,夜里无郎睡不得。”

感谢王丹女士的倾力协助,她为我的研究和写作花费了许多心力。本书许多观点的形成与她的讨论密不可分,许多材料的整理由她帮助规范化和科学化。

  感谢王丹女士的倾力协助,她为我的研究和写作花费了许多心力。本书许多观点的形成与她的讨论密不可分,许多材料的整理由她帮助规范化和科学化。

田少林和几个人又上舞场去了,一群人沉醉在歌舞中,大概是因为情歌,使跳者和周围的人爆出阵阵笑声。亡者亲眷也无悲伤感。胡金明一直将摄像机架在舞场边。不时地有人举起板凳向棚上的积水处顶去,棚下沿形成一道水的厚墙。哗哗水声,隆隆雷声没能掩盖灵堂前的欢歌狂舞,它通宵达旦。我们几个人从棚里出来,斜坡公路上的水漫至小腿。张远满、胡金明、覃金福留下,准备拍摄明天出柩、下世(入土)、回灵的场面。

书稿快要结束了,我更怀想长阳、怀想都镇湾。那些熟悉与不熟悉的无数民间故事传承人,他们中的代表孙家香、李国兴、刘泽刚、刘华阶和刘清远等,一次又一次为我演述、讲解,他们的智慧,他们的辛劳成为本书最闪亮的光彩,在此祝愿他们健康长寿,永远幸福!

  书稿快要结束了,我更怀想长阳、怀想都镇湾。那些熟悉与不熟悉的无数民间故事传承人,他们中的代表孙家香、李国兴、刘泽刚、刘华阶和刘清远等,一次又一次为我演述、讲解,他们的智慧,他们的辛劳成为本书最闪亮的光彩,在此祝愿他们健康长寿,永远幸福!

7月20日夜

感谢老朋友萧国松!每次到长阳,第一个见到的是他,最后一个送我离开长阳的是他,陪我用双脚丈量都镇湾土地的是他。没有他的帮助,我在长阳都镇湾的调查不可能如此顺利和圆满。他不断给我提供都镇湾的地方知识和文化信息,让我能更加真切理解都镇湾的民间叙事讲述和民间叙事传统。

  感谢老朋友萧国松!每次到长阳,第一个见到的是他,最后一个送我离开长阳的是他,陪我用双脚丈量都镇湾土地的是他。没有他的帮助,我在长阳都镇湾的调查不可能如此顺利和圆满。他不断给我提供都镇湾的地方知识和文化信息,让我能更加真切理解都镇湾的民间叙事讲述和民间叙事传统。

上午作短暂休息。张远满、胡金明去覃家,准备拍摄嘎嘎(外婆)进门时的热闹场面。这是覃亮、田江红喜得千金。(覃孔豪联系拍摄事,这户人家热烈欢迎)。同学们前前后后地去了,我和林老师,还有林玦同学,一路步行。覃家门前也搭大棚,棚内西头有响将台。响将们闻客人鞭响声吹奏迎宾曲。我们到时,嘎嘎早进门了。棚内有不少客人。堂屋里大桌上供着鲜花。人们成对成对地在那里跳花鼓子舞,歌声不断传来。

作为主管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文化工作的文体局局长的胡世春,为我在长阳的考察提供了很好的建议和许多帮助,她对民族文化的热爱,对民族文化建设的热情,对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时时感染着我,也坚定了我走过长阳文化长廊的信心。

  作为主管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文化工作的文体局局长的胡世春,为我在长阳的考察提供了很好的建议和许多帮助,她对民族文化的热爱,对民族文化建设的热情,对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时时感染着我,也坚定了我走过长阳文化长廊的信心。

坐席时,三张席摆在棚内东头。火锅燉在各桌中间。客人们坐好后,由一路乐师吹号、唢呐(有时换笛子),敲大锣、马锣、钩锣,打钹、小鼓,一路走来,在三张桌间穿行,后面端大木盘,内装三碗同样的菜,舞步,随乐队后面。另有人接菜分别放各桌上。出十碗菜,吹十个不同的菜调子,穿行十次。全部席毕后主要亲戚也为三桌菜酒,乐队仍如以前。盘内装一块未切的熟猪肉,上面插一朵花,绕过各桌时,客人在盘内放钱,不论多少。再端进厨房,将其切开后再端来,名曰“插花饮酒”。

感谢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领导的大力支持!老县长刘光容、现任县长马尚云、原文化局局长龚发达、原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向祖文,都镇湾镇人大副主任余发勋、镇文体委员李风元、覃春英、镇文化广播电视站站长陈云、副站长田凤鸣等为我的考察提供了许许多多的方便,在此一并致以深深的谢意!

  感谢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领导的大力支持!老县长刘光容、现任县长马尚云、原文化局局长龚发达、原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向祖文,都镇湾镇人大副主任余发勋、镇文体委员李风元、覃春英、镇文化广播电视站站长陈云、副站长田凤鸣等为我的考察提供了许许多多的方便,在此一并致以深深的谢意!

再整一桌席,十碗菜摆成三角形,筷子均放在饭碗上。这是“奠席”。这家的爷爷在桌旁说:“三代公祖,老少亡人回来吃饭。”酌酒于地上。在桌底烧钱纸。奏乐。

2006年11月30日初稿于北京魏公村

2006年11月30日初稿于北京魏公村

在堂屋里摆上三碗菜,盛三碗饭于上席,摆三双筷子。这是打发送子娘。这三人是:送子娘、催生娘和痘母娘娘。摆菜的一位中年妇女(接生婆婆)说:“送子娘娘去送子,催生娘娘去催生,痘母娘娘随后跟。”她端起早摆在桌上的升子,抓起里面的豆子向大门外撒去。说:“肤麻痘疹一起撒出门去。”直到撒完。表示小伢不出天花。随后,乐师在婴儿房前吹奏,婴儿的爷爷将背篓里的婴儿背出,刚出房门,另一些人将锅灰争相摸在爷爷脸上。满脸乌黑的爷爷跟在乐师后面绕桌转许多圈。后将孙儿(背篓)蹾在桌上方的椅上,由一女客将婴儿背回房中,这样小伢不认生(生人抱也不哭)。

2008年5月30日定稿于武汉桂子山

2008年5月30日定稿于武汉桂子山

陪嘎嘎。两张大桌打镶,上铺桌布,桌上摆32盘果碟。四面放板凳。陪客坐下席和二面旁席。由支客师请出嘎嘎一行坐在上席上。由支客师将嘎嘎一行作简要介绍。席间主、客二面的人对歌。有独唱、对唱。因嘎嘎是资丘下面的人,只有50多岁,对传统礼仪不甚熟悉。唱了个现代歌,说了些谜语。下席与二面旁席上的人分两部对唱传统歌曲。曲悠扬、婉转、抒情,词多为客气话,四句子、五句子情歌。气氛亲切、热烈。

林继富

该著作由云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岁末出版

随后,多人(每一男对一女,多对)在门前大棚内跳花鼓子。他们右手执一毛巾或手帕双手摆动在胸腹前,同唱情歌。男伴的手袱有时触及女伴身,女伴的手袱有时遮掩自己一丝娇羞。脚步:从左到右或从右到左走两个整步和一个半步,再稍作停顿。腰肢前后扭,屁股两边翘。歌曲柔和、悠扬、婉转,偶有小锣、笛子伴奏。每对男女眉来眼去,转情达意(拟谓土家交谊舞)。可随时互换舞伴,同一家族中长辈与晚辈不为舞伴。一直跳到天亮。此谓“闹夜”。摄像机不停,覃金福换下胡金明。胡坐小木椅上仰头便睡着了。林老师坐小木椅上,双手搭前面椅背,枕着头睡着了。有位同学拍下他们的睡觉。有位同学把照相机递给我看:我也坐在小木椅上,头靠墙在睡觉,都因昨通宵未眠。

该著作由云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岁末出版

二、故事朋友又相会

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将林老师一行准备去十五溪的事向都镇湾文广站做了联系。21日,张远满和李艳芳留在覃孔豪家整理花鼓子歌词。其余的人乘船东下,到庄溪小镇。文广站陈云和田凤鸣热情接待宴请。作丰日休整。次日上午应刘维芬(县授民间故事传承人称号)再三邀请。此一行到十五溪她家住下。田凤鸣与我们同行。下午陈邀请来了一些讲故事的人:孙延锦、张淑珍、刘芝生、何方竹、李兆世、李修科…..他们讲了30多个故事。次日上午又增加了李国兴、刘泽刚、彭绪贵、李福清、李培世、李玉兰等十多人。刘泽刚一见面便说:“林教授到长阳有十几年了,每年少则一次,多则三次,基本上是两次。多次到我家,我们是老朋友了。”讲了一整天,有百多个故事。彼此之间十分亲热。李国兴老人经常打听:“林老师什么时候来呀?”听说有几次,这位70多岁的老人卧病在床,一听说林老师来了,他从蹦地就从床上爬起来了。他想念林老师是有原因的——

那是2003年10月13日,田凤鸣带我们一行(林老师、他的学生周惠英硕士和我)进十五溪。在台子上一长瓦屋山墙边,见一石磙上蹲着一位留着长长银须的老人。田凤鸣要他讲个故事。他讲起《皮匠驸马》,讲着讲着,林老师惊呆了,问之,他叫李国兴。讲完后,林老师要他继续讲。他又讲了几个人物众多、情节复杂的故事。林老师极度兴奋,和我说:他听过很多人讲《皮匠驸马》,今天听到的这个最完整。他声音宏亮,形象地扮演故事中的各种人物角色。我们去刘泽刚家,刘讲20多个故事。当晚我们回庄溪小镇,林老师问我:你的故事集成中有没有他们的故事?我说:“没有,我只在皮面搞了一下。这里的故事我也是今天才发现的。”在该镇挂职锻炼的赵冬菊说:“这里会讲故事的人很多。”一连数日,我们在十五溪采录故事,收获颇丰。顶烈日、冒暴雨、爬陡坡、淌溪水。那些故事及讲述人使这一行人兴奋不已。林老师对我说:“建十五溪故事村”。我作为当地人,自是十分高兴。他向县局的领导讲此事,得到赞同。此后,林老师每年暑假,有时是寒假,也有学期中总带学生来往于这一带的农家。作了初步统计,十五溪能讲400个故事的有5人,200个故事的18人,100个故事的20余人。2004年8月4日,林老师、王丹老师和我意外地在佷山(此名勿改)发现82岁的刘华阶,讲百余个故事,其故事情节复杂,生动优美、含义深刻(仅次于孙家香)。林老师将讲故事整理(有王老师及学生参与)成都镇湾故事集和五老故事集,同时开展研究。为了将该镇境内杜家冲的孙家香和佷山的刘华阶包括进来,故将十五溪故事改为都镇湾故事。2007年8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林继富《民间叙事传统与故事传承——以湖北长阳都镇湾土家族故事传承人为例》(285千字,系中国社会科学博士论文库,导师刘魁立,总序李铁映)该书获山花奖。2008年12月,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林继富《村落空间与民间叙事逻辑》371千字。系统描述了都镇湾村落历史发展形态和民间叙事生存状况等。都镇湾故事,2006年批准为宜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批准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批准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不曾被人重视的都镇湾故事被世人瞩目——基层文化工作与大专院校结合,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刘家香、刘华阶、李国兴等人的名字从山里走向了山外很远的地方。

此次,林老师来,十五溪诸多讲故事的人闻讯而至,以为“故事会”是一种喜庆,也以为林老师就是十五溪的土家故事人。

三、再访孙家香

十五溪讲故事的这天(7月23日),林老师病了,头痛、发热、胸闷,他边服药边坚持。有好几个同学也病了,仍在录音、笔记。电话联系,尚在双龙的张远满和李艳芳也病了,仍在坚持收集歌词。次日上午,十五溪的、双龙的,分别乘船。下午四时返回长阳。林老师去医院,医生说病的不轻。他带药吃,立即带同学们再访孙家香(去双龙前,同学们已去过)。他总觉亲自带去,心里才踏实。孙家香在省市县镇各级领导关怀下现住后山县第一福利院。林老师每次来是必须去就看望的,带着他的学生,在到达后和离开前。

孙家香,1919年11月30日生,农民,不识字。1988年我搞民间故事集成时,我和女儿肖筱在家乡向我的婶娘搜集20多个故事,入选长阳卷。省里将她列入民间故事传承人。《集成》完成,我再没思考此事,因我正潜心寓言创作。1995年5月14日,《湖北日报》记者金仁章采访我的寓言创作,我介绍孙家香。次日,偕金去杜家冲孙家香家,她讲了30个故事。金回去,6月10日《湖北日报》发表金文章《土家山寨“故事大王”——长阳县老妪孙家香“讲古”数逾200》。6月17日,《人民日报》(海外版)转载此文。老县长刘光容资助我和肖筱11月中旬再去,向孙搜集260多个故事。此时的兴趣在寓言,又将故事之事束之高阁。1997年2月15日,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罗鹏来寒舍联系采风事。我介绍孙家香。罗回。3月16日,刘守华教授一行6人抵达长阳。在罗鹏家,我讲了些有关孙家香的事。这6人中就有林继富老师,我们第一次见面。3月19日,刘守华教授被通知回省里参加一个会议。走前对我说:“你把寓言创作暂停一下,去把孙家香故事搜来。她是79岁的人了,说走就走!”我同意。下午由林继富老师率其余4人,往杜家冲。我带路。因车问题,歇大堰王远明家。次日乘车至五峰县蒿坪,再步行12里至椿树坪我的三弟萧国柱家,下雨、路稀,天已黑,我们都糊半身泥。我去向家埫找来了孙家香。

在火笼里,讲150个故事,次日上午,又讲了34个。林老师握着她的手说:“您是‘国宝’啊。”下午林老师一行离开,歇渔洋关再返汉。4月4日《湖北日报》头版独家新闻:《长阳发现一杰出土家族女故事家——孙家香老人讲故事近300个,引起学术界重视》列入该院“民间故事传承人研究”,这一国家级课题研究对象。我3月25日上椿树坪在萧国柱家,历时2月,向孙家香搜集故事500余个。这期间,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等20多家媒体跟踪报导。1998年5月27日,刘守华、陈丽梅老师和罗鹏、刘旭平专程去杜家冲孙家香家,刘、陈赠衣料,我陪同。《孙家香故事集》选252个故事,255千字,萧国松整理,刘守华主编,1998年7月,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我本没准备去做这件事的,刘守华老师的话使我感动。此后,我又潜心创造寓言去了。

2003年6月15日晚,林继富老师来电话:准备研究孙家香,望我能陪同。我欣然同意。17日下午,林老师来寒舍,带来刘守华老师的来信,望我陪同调查。从此边开始了每年暑假、寒假,有时是学期中与林老师和他的同学们的同行。去孙的出生地白果园,去孙的旧居遗址邓家坪(那里的荆棘草丛齐人深),去孙的现住地向家埫,去孙住的敬老院向王桥……前述的多本书中,无疑孙家香是主要研究对象。2007年6月。孙家香被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荣誉称号。6月3日我代表她在人民大会堂领奖。2009年1月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林继富《宜昌民间故事家孙家香》,120千字。冯骥才、白庚胜主编。林老师说:“每次见到孙家香,每次听到她的故事,我都会有新的认识、新的感受、新的思想,也与孙家香老人建立起了亲人般的情谊。”(《后记》)孙家香的故事仍在传播:各种喜庆日子、乘凉处、火笼里仍在讲述;聚众剥苞子,扭高粱讲述的场所消失了,却走进了课堂和电视荧屏……孙家香故事之火几度燃起,几度熄灭,唯林继富先生的研究之火燃起,至今还熠熠闪光、——我起了个最初发现和介绍的作用,但推出这个故事家的却是刘守华、林继富和刘魁立教授。这期间,我是一个受益者,林继富老师吃苦耐劳,奋力拼搏,脚踏实地,严谨治学——我接待过许多采风者,再没发现像他这样扎扎实实、反反复复深入到最底层的第二个人,因此他取得的是最鲜活的第一手资料。不是炒人的现饭。他的精神深深激励着我的创作。在彼此无拘无束的交谈中,我获得理论指导和多种信息。我们情同手足。孙家香婶娘讲的诸多老虎故事使我找到了巴土文化的基本特征(虎为巴族图腾)。拙作《萧国松寓言集》(1001篇,入选教育部语文新课标)、《老巴子》(14000余行,林继富等撰文评介)都是因其中的老虎形象而受到重视。现已创作的百余篇童话,其中有数十个可爱的老虎正面人物形象。这一点区别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学作品。此次,林老师指导学生霍志刚采访我的创作。

今天下午,林教授一行刚放下行李,又冒雨去看望孙家香,并指导学生采访。他真是“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离战场”。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