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读《传记文学》2007年第8期关于唐三藏到印度留学求法的一组专题文章,感觉很有意思。若非跟该杂志有缘分得到赠刊,我是决不会有机会和兴致阅读之。可见那些平时不会去读的东西,并不是因为没有意思,也不是因为你不喜欢或者不屑读之,而是因为没有机缘将你的眼睛牵引到它面前。

薛克翘的文章介绍说,玄奘求法路上,只有两种人为难他,一是唐王朝政府,那么郑重其事地通缉他,二是沿路强盗,不但抢劫他的财产,有一次还企图杀他祭神。此外他沿途得到那么多国王和僧人的隆重礼遇,真是个有福的人。

高昌国王听说玄奘来了,派人远远迎接。国王不但将他奉为高人,还坚决挽留玄奘担任国师,直到玄奘以绝食抗议才不得不罢休。

国王跟玄奘结拜为兄弟,玄奘奉命开帐说法时,国王跪在台阶上让玄奘踏着他的脊背登坛升座。国王还要求玄奘学成之后来高昌国弘法3年。

玄奘辞国西行时,高昌王为他准备了留学和返回20年间所需的行装和盘缠,还派四位沙弥随行侍奉。除此之外,国王还送上黄金100两,白银30000两、绫与绢500疋、马30匹、人手25人。国王还为玄奘修好24封国书,每封国书附有一疋大绫作为晋见礼物。就像西班牙国王资助了意大利探险家哥伦布对非洲的发现与掠夺一样,高昌国王资助了唐国高僧玄奘礼佛求法的壮举。前者是为了得到金钱,后者是为了寻求真理和精神家园。

玄奘学成回国的时候,时间间隔果然接近二十年。路上他受到于阗国王的隆重礼遇。想来他一定期望路经高昌向国王致以隆重感谢。可是那位高昌王已经仙逝,玄奘乃决定不去高昌,直接从于阗回唐。高昌王和高昌国都没有享受到玄奘的宗教服务,他们对于玄奘的资助完全是没有回报的。玄奘的“回报”献给了整个世界,而没有机会献给高昌国。

高昌国继任的新王想来是那个资助唐玄奘的老王的儿子,唐玄奘怎么就不想去看看老王的坟冢,给他的亡灵念几句经咒?怎么就不想去给新王话话旧事,让佛法在高昌国更加深入人心?纵使不想如前所约居留3年,路过一下也是好的。(25日补记:网友跟帖云,玄奘返国时高昌国已被唐太宗所灭,高昌王的两个儿子也异地封官。玄奘不回高昌是很合理的。多谢网友指教。)看来唐玄奘是急于回到大唐跟唐太宗共谋翻译佛经、弘扬佛法的大业,他最牵挂的是这里的民人。

高昌王对玄奘的礼遇和资助,让人非常感动,多少还有点不可思议。高昌本国的硕儒高僧何其多哉,国王为什么独独如此崇仰一位不到三十岁的外国小伙子?刚刚偷渡出境的玄奘真的具有如此杰出的法力和魅力吗?

西班牙国王沿着哥伦布的足迹迅速占领了美洲大陆,在那里屠杀印第安人1900万之众,抢劫了大量财物,推行着最大规模的奴隶制度(印第安人全部沦为奴隶,还从非洲买来大量黑人为奴),把人类所能做出的罪恶全都做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们因此而一度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至今依然威风不倒。高昌国王资助玄奘礼佛求法,纯系积德造福,可是国王大人连等到跟学成归来的大师见上一面的福报也没有。他的子孙更是落得国破家亡。这样的对比叫咱俗人有点想不通呀。

不管如何,高昌王对于佛教东传的伟大贡献,不可不予以宣扬。高昌国在今天的吐鲁番一带,中国的历史著作,应该为这样的历史人物树碑立传。新疆地区的历史著作尤该如此。

玄奘在高昌国、于阗国以及印度各国和宗教界所受到的非凡礼遇,让人不得不相信这是一个贵命之人。贵人总是如此拥有福气。中国古语有大福大贵的说法,可能这二者本来就很有关联。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