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人看得十分郁闷、纠结的也就日剧了。

    一直都很费解木村到底具有怎样的魅力可以登上日剧天王的宝座,纵观日本历来收视率前十名的日剧,木村占了六名更可怕的是收视率前三名的他就占了两名,如此骄人的成绩至今都没有人打破。就冲着这点我也要看看他的演技到底是如何的不同凡响。现在终于明白外界的所言不虚木村天王的头衔的确是实至名归,他的演技像有一种穿透力和霸气可以牵动着观众的心。
    这部片子不像其他,笼罩在剧中的始终是一种大气的氛围,片中所体现的是男人的事业,因此有一股很强的男人味道,有时甚至让我感到透不过气来……商场上的尔虞我诈或许真的不是我这种人能够理解的。这部电视的背景其实是银行业的合并,领导着阪神银行——名列日本第十的一家大银行的万表大介,表面是令人尊敬的银行家,私下妻妾同衾,生活荒淫。他的两子两女成为他搞儿女裙带婚姻、编织权力关系网的工具。妻子是华族出身的、软弱无用的、长期生活在痛苦中的女人,被丈夫和其共同生活的情妇、家庭教师兼管家高须相子欺压;长女被父亲和高须相子安排嫁给官僚后对生活已经不抱幻想;次子银平为父亲工作,软弱无主见,自认为没有人可以和父亲抗衡所以任其摆布;可见未婚小女的未来显然也在裙带婚姻的掌握中。而长子铁平却是家中唯一不屈服于父亲掌控的人,他继承了祖父的梦想和抱负,一心一意满腔热情发展阪神特制钢公司。但父亲却不支持他的理念,就在自己银行即将被其他大银行合并的时候,父亲决定先发制人以小吞大使自己的银行能在金融重组的情况下存活下来,为此他把儿子的公司逼入倒闭绝境。促使他有这一系列手段的仅仅因为怀疑铁平是自己父亲的儿子,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地位被任何人取代。最后父亲终于胜利了,而铁平用自杀来结束一切,但讽刺的是从验尸的结果得知,铁平其实是他的亲生儿子。看到这里不免感叹如此一来铁平的死究竟有何意义?
    当一切真相大白时,父亲表现出了悲痛和悔恨,可是反过来就算他知道铁平是他的亲子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毕竟在你死我活的商场上妇人之人、纠结在儿女情长的人永远成不了大气,哪个成就大事的人没有经历过腥风血雨不是靠鲜血堆积起来的,只要是阻挡自己的绊脚石必须一一铲除,或者是能让自己成功的的任何机会即使是牺牲亲人有时也在所难免,这是置身于商战里必须面对的抉择,一切只能感叹出生在华丽家族的悲哀和无奈,这时不免会渴望能生长在平凡家庭里拥有一份简单的幸福。

港剧几乎只会围绕家庭成员之间的勾心斗角来打转,所争的也不过是家族利益,从《创世纪》到《胭脂水粉》都是如此。《华丽家族》却将家族命运与国家命运紧紧相扣,“无论是人还是一个家族、一家企业都不能失去梦想和信念”
这一理念始终贯穿全剧始终。

铁平代表着新生代具有责任感的企业人,而他的父亲在残酷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和其本身狭隘、自私的性格是分不开的,长期的浸润之下唯利是图,不择手段。

万表铁平与父亲万表大介之间的矛盾斗争,为的不是权势,而是权益的维护、梦想的追求。以前的日剧,所想要强调的多是人生真谛、拼搏精神、真爱的探索之类,而《华丽家族》的主题已经上升到民族意识和企业理念这一层次。

但是最终,铁平自杀了,新生力量虽然具有未来,但是也可能夭折在当下,旧势力仍然强大。铁平的梦想就是振兴本国的钢铁产业,但是这个梦想太多宏大,必须有大资本的支持,包括他的父亲和银行家朋友,还必须有政府的支持,比如他的岳父。但是恰恰是他的父亲因为嫉妒最后被判了他,铁平的梦想破灭了,他可以生存下去,但是已经走投无路。铁平是纯净的,他会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和精神追求打动那些同样有理想的人,但是面对那些唯利是图的小人,显然铁平的思想无法传递。这也是他失败的因素之一,他的想法和当权者格格不入。

万表大介从办公室窗口俯视楼下银行员工办工,所有员工一齐停下来向他致敬的一幕,肃穆庞大的气势震慑人心!铁平向阪神制钢的全体员工宣布建设高炉的决定,员工们自发的外出寻找制铁原料,玄武先生带着他的朋友们一起参与高炉的抢修工作……这一幕幕一群人为着自己梦想而团结努力的场面,让人热血沸腾!

在银行兼并的战争之中,没有哪个银行家能笑到最后,这就是一场尔虞我诈的战争,分不清是银行家利用政治家,还是政治家利用银行家。博弈的最后,胜利的可能是那些一直藏在幕后的政治家。

万表铁平,生长在表面风光华丽,内在却畸型压抑的万表家族里。从小到大,虽然他能够得到爷爷的赏识、母亲的疼爱、弟妹的认可依赖,却始终得不到父亲的认可,甚至连一个温暖的微笑都没有。父亲让他的情妇登堂入室、以万表的女主人自居、替儿女们安排裙带婚姻作为巩固和壮大万表财阀规模和实力的工具。

原罪一直困扰着每个人的心,浮华世家都会有一些原罪吧!

母亲对父亲的做法一再的隐忍,成为万表家儿女们心头沉重的大石。面对父亲的强势,谁都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反抗和影响他的决定。铁平国外留学归来的两年,是他为了追求梦想而不懈努力的两年,同时也是他和父亲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的两年。

随着他身世之谜的揭开、高炉建设事故和阪神制钢最终被兼并,父子俩对簿公堂,终于让两人之间的矛盾冲突上升到白热化阶段。一边要面对梦想实现过程中的困难与压力,另一边还必须承受家族内部的一次次冲突与情感斗争,看着真心爱自己、支持自己的人一个个的倒下、离开,万表铁平内心复杂、压抑而沉重。

从铁平的遗书里可以看出,铁平对父亲有很深厚的情感,他始终渴望得到的都是父亲对他的爱和认同。因为对父亲有爱,所以父亲对他的伤害,对他理想的不理解和不支持才能够对他造成严重的打击和伤害。最后一次和父亲对话时,他问“如果我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他的父亲回答说:“这也正是我想说的”。

这两句话,对当时一无所有、万念俱灰的他来,无疑是直接命中他心脏的一颗子弹。铁平对父亲的情感是爱恨交织的,但木村的表演却是恨大于爱。铁平当着所有家人的面向父亲证实自己的身世时,没有顾虑到母亲感受,他是心里藏不住事情的,一旦有事,他的第一个反应都是直接找当事人问清楚、要答案。

如果不是父亲的做法再次刺激到了他,他不会不顾一切的想要去证实这件事。身世是压抑在他心底多年的一个疑问。铁平,是万表家的叛逆份子。整个万表家族都不敢反抗他的父亲,母亲和弟妹对父亲的做法和决定,即使不情不愿,也都是隐忍不发或是顶多抱怨两句,只有铁平敢当面反对他的父亲。

即使不是祖父的私生子,有着强烈控制欲、无论在家里还是在企业里都是一个独裁者的万表大介,真的会容得下一个不肯安份地服从他的一切安排、很有自己想法的儿子吗?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他真的会为了他的儿子而牺牲银行,不告发铁平的岳父、为了对铁平有恩的三云社长而放弃兼并大同银行吗?

答案是不会。所以在最后铁平的葬礼上,三云对他说“你得到了新银行,却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他的回答是:“商海沉浮,身不由已。”万表大介一直觉得铁平像他的父亲而不像他,其实,铁平是那个想要反抗父亲的他;而银平却像足了那个屈服于父亲的他。

只是那个叛逆的自我一直被万表压抑在内心深处没有发觉,最后他亲手将儿子逼上绝路的同时,也是将那个有梦想、有叛逆创新精神的自己亲手扼杀,这就注定他无法看得更高更远,于是无法做到为了追求梦想而努力,当然也无法体会到为梦想而打拼的快乐,只能为了他的家族利益玩弄权术手段。

所以最后他虽然赢得了新银行,却丧失了身为一个成功银行家应有的信念。而他所得到的短暂利益,又即将在不远的将来失去。虽然万表大介大多时候看起来面无表情,但因为他在企业里和家里的独裁地位,加上他要玩心机、耍手段与政界商界的人周旋,他的喜怒与情感自然不能轻易显露。

但他让铁平对着湖水拍手,却真的看到那条金色锂鱼出现时;他经过一番内心的挣扎还是决定牺牲铁平的岳父时;一次次看向他父亲的遗像时;发现是铁平开枪误伤他时;和三云社长谈判时,听三云社长夸奖铁平之后,决定合并大同银行、同时除掉他这一位对铁平有着极大帮助的朋友时,他的神情总是饱含深意。

弟弟银平的性格远比铁平更压抑。他对父亲有许多的不认同,却不敢反抗父亲,把一家人解脱的希望都寄托在哥哥铁平身上;虽然内心是支持铁平的,却麻木的当着父亲对付哥哥的帮凶。相比之下铁平幸福得多,他曾经为了自己的梦想和伙伴们一起努力奋斗过;他真实而热情的活过,虽然他的生命很短暂,却真正燃烧过。

虽然主角是以消极收尾,但在拍摄铁平自杀这场戏时,编导还是不忘将生的意念、积极和希望的一面传达出来。当铁平将枪口对准自己时,决心开枪前,原本阴沉的天乌云散开,阳光照在铁平的脸上,他露出了笑容。随后的一声枪响,与万表大介宣布新银行成立的声音、铁平妻子早苗收到他遗书时的痛哭声相呼应。

【经典台词】万表铁平:人是微小的,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强大,努力就会受伤,而自己又会让那伤口变大。也许正因为如此,人类才会有梦想。实现梦想的过程伴随着重重的困难,梦想会时常使人感到痛苦,但我依然相信梦想能够冲破阻碍。只有那些将热情倾注于梦想的人们才会充满力量。如果迷失了信念,所有的荣光将随之消逝。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