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摘要:这块砖墙,由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移来,是一座清真寺西侧小讲堂“弹孔墙”的一小部分。今天,当游客来到台儿庄,驻足于这面墙前,上面的累累弹痕依然令人触目惊心。无半掌之壁不饮弹,无方寸之土不沃血,
80年前的台儿庄战役,震惊中外,台儿庄也因此成为中国抗战史上的名城,被誉为中华民族扬威不屈之地。滕县失守后,日军矶谷廉介部先后侵占枣庄、峄县,杀气腾腾直逼台儿庄,
1938年 3月
23日与中国军队接战,台儿庄大战正式打响。第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抱定与台儿庄共存亡的决心,向全师官兵下令:“台儿庄就是我们全师官兵的坟墓!一位慕名而来的学子说,来这里除了缅怀英雄先烈,更惊讶于台儿庄的巨大发展……这是对那些牺牲英雄最好的告慰和尊崇。

台儿庄,红血洗过的战场

清真寺位于台儿庄大北门西南约200米处,院内有一座望月楼,是当时台儿庄城内的最高点。一旦日军夺取了清真寺,整个台儿庄将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双方在这里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

关键词:

新华社济南12月19日电来到台儿庄大战纪念馆,踏上纪念1938年战役发生的38级台阶,一幅主题浮雕展现在记者面前。整个画面战火纷纷、硝烟滚滚,让人如临其境,再现了台儿庄战役空前惨烈的景象。

在西配房指挥所南面的青砖墙上,除去一门两窗,这面墙约18平方米,在窗下约一平方米的一块砖墙,上面有94个弹孔,除去这块墙,还有大大小小的弹孔572个,如鸡蛋大小的弹孔是144个。

作者简介: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以后,侵华日军连连侵占我国大片领土,并叫嚣着要三个月灭亡中国。这时,他们的主要进攻目标指向了位于中国两大交通动脉津浦路和陇海路交汇点的徐州。日军一旦占领徐州,势必西进郑州,南攻武汉。作为徐州东北的屏障,大运河北岸的台儿庄,自然成为日军争夺的目标。

图片 1

  在国家博物馆里,有一块80平方厘米的青砖墙,上面密密麻麻的弹孔,犹如蜂窝一般,数一数,足足有94个。这块砖墙,由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移来,是一座清真寺西侧小讲堂“弹孔墙”的一小部分。今天,当游客来到台儿庄,驻足于这面墙前,上面的累累弹痕依然令人触目惊心……

为阻止日军的企图得逞,中国成立以徐州为中心的第五战区,由李宗仁担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对抗号称“铁军”的日军坂垣、矶谷两师团。

台儿庄清真寺上的弹孔

  无半掌之壁不饮弹,无方寸之土不沃血,80年前的台儿庄战役,震惊中外,台儿庄也因此成为中国抗战史上的名城,被誉为中华民族扬威不屈之地。

台儿庄战役是徐州会战的第一个阶段,是抗战初期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军在以台儿庄为重心的广大鲁南、苏北地区进行的一次大规模战役。

城内,越来越多的日军涌入,到中午时分,31师已经战斗伤亡2800多人,损失惨重,各部都已经残破不全,城内一片混战局面,守城指挥官王冠五连连告急,肯求池峰城下令退却。池峰城急得口吐鲜血,坚决回答:“不能放弃”,并命令王冠五:“台儿庄是我们的坟墓,坚决顶住,不能撤退,援军马上就到。”可是,连池峰城自己也不知道,援军究竟在哪里。

  广义上看,台儿庄战役包括淮河、临沂和滕县三个序幕战。其中,镇守滕县的第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向全师官兵下达了“城存与存、城亡与亡”的命令。战斗中,他不幸腹部中弹,壮烈牺牲。300多名受重伤的士兵全部饮弹殉城。

大战之前,台儿庄一直是运河岸边的商业重镇,“商贾迤逦,一河渔火,歌声十里、夜不罢市”,号称“天下第一庄”。在这方圆不足五十公里的地域内,日军先后投入了第五和第十两个最精锐的师团约三万人。

汤恩伯接到孙连仲的电报后,并没有打算发兵救援,他本来就怀疑第2集团军的防守能力,此时他更确信第2集团军守不住台儿庄,既然日军有可能打过运河,那么他的第20军团就没有必要再南下了。

  滕县失守后,日军矶谷廉介部先后侵占枣庄、峄县,杀气腾腾直逼台儿庄,1938年3月23日与中国军队接战,台儿庄大战正式打响。

在滕县失守、王铭章将军壮烈殉国后,日军矶谷部先后侵枣庄,下峄县,杀气腾腾向台儿庄突进。1938年3月23日,我台儿庄守军与日军遭遇,台儿庄战役正式打响。

望眼欲穿的援军迟迟不到,31师只得死守待援。为了坚决守住台儿庄,池峰城采取以攻代守的战术,组织突击队肃清城内日军,城内的部队全部转入巷战,与日军展开了逐屋逐墙的争夺战,在清真寺和泰山庙等地更是展开了近距离的肉搏战。

  台儿庄城内的这场巷战打得相当艰苦,敌我双方逐街逐巷、逐房逐屋争夺。守城第三十一师原有4个团8000多人,死伤近3000人,阵地越来越小,日军一度占领了城内2/3的地盘,中国军队仅余东南一隅。第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抱定与台儿庄共存亡的决心,向全师官兵下令:“台儿庄就是我们全师官兵的坟墓!就是剩下一兵一卒,也要坚守阵地,任何人不得撤退,违令者严惩不贷!”并下令炸毁浮桥,破釜沉舟,与日军背水一战。与此同时,池峰城组织敢死队,利用夜间突入城内,以大刀、手榴弹与日军拼杀。

当年中国军队为进驻城内布防阵地,在运河上用木板和木船搭建了一条运河浮桥,作为通往台儿庄城的主要交通要道。

图片 2

  4月7日凌晨1时,中国军队吹响反攻的号角,日军狼狈不堪,仓皇北逃。台儿庄战役,中国军队以弱胜强,毙伤日军11984人,俘虏719人,缴获大量的武器和战利品,中国军队也付出了沉重代价,3万将士为国捐躯。

1938年3月24日,日军以飞机大炮和坦克为掩护,向台儿庄城大举进攻。

巷战中的中国军队

  台儿庄大战取得胜利,在国内外产生了极大反响,也给世界各国人民的反侵略斗争以很大鼓舞,各大报刊在显著位置连续刊登消息并纷纷评论,相信中国抗战必将取得胜利。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说:“每个月打得一个较大的胜仗,如像平型关台儿庄一类的,就能大大地沮丧敌人的精神,振起我军的士气,号召世界的声援。”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在台儿庄战场上拍摄了许多照片,刊登在美国的《生活杂志》上。这位原籍匈牙利的记者总结说:“历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小城镇名字很多,像滑铁卢、葛底斯堡、凡尔登……今天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名字——台儿庄。”

台儿庄砖城建于清同治四年,城墙四周有许多大小碉楼作为防御工事。日军首先从中正门突入城内,与中国军队展开激烈的巷战、肉搏战。清真寺作为当时台儿庄的制高点,成为日军的主要进攻目标,仅一个清真寺就打了七天七夜。至今清真寺的墙壁上,仍然弹孔密布,弹片犹存。

在武器装备差距大的情况下,巷战、肉搏对我国军队有利,原来台儿庄城外是开阔地,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非常利于机械化的部队作战,我军的伤亡非常大,进到城内之后,近距离作战,就发挥了大刀片的威力。

  从1938年到2018年,沧桑岁月80载。如今的台儿庄,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闻名遐迩的游览胜地,慕名而来的参观者络绎不绝,其中有很多是自发前来的年轻学子。台儿庄古城于2008年启动重建,2013年全面建成开放,先后被确定为全国首个海峡两岸交流基地、首个国家文化遗产公园、国家5A级旅游景区,2017年接待游客达580万人次。台儿庄抓住古城重建的机遇,走出了以文化旅游带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引领城市转型的新路。

台儿庄内的巷战打得相当艰苦,敌我双方逐街逐巷、逐房逐屋争夺。守城31师原有4个团8000多人,死伤近3000人,阵地越来越小,日军一度占领了城内三分之二的地盘,我军仅踞东南一隅。

在近身肉搏中,双方士兵连一个院落和一间房子都不肯放过,街市的巷战演进为同室而战、隔墙而战的“室战”、“墙战”。通常都是士兵爬进一间房子,从墙上拿掉一块青砖,临时掏一个小洞,彼此互扔手榴弹。在许多场合内,敌我双方仅隔一墙之隔,墙上掘一枪孔,彼此共用,来回拉锯从枪孔里拖枪。一天的激战下来,双方伤亡都十分惨重,而日军又源源不断地涌入城内,到27日夜里,日军已经完全占领了台儿庄的东北角。28日,同样又是激烈的鏖战,小小的台儿庄已经成了一座血肉磨坊。

  一位慕名而来的学子说,来这里除了缅怀英雄先烈,更惊讶于台儿庄的巨大发展……这是对那些牺牲英雄最好的告慰和尊崇。

第31师师长池峰城坚定了与台儿庄共存亡的决心,向全师官兵下达命令:“台儿庄就是我们全师官兵的坟墓!就是剩下一兵一卒,也要坚守阵地,任何人不得撤退!”他下令炸毁浮桥,破釜沉舟,与日军背水一战。与此同时,池峰城组织敢死队,利用夜间突入城内,以大刀、手榴弹与日军拼杀。

1938年3月28日晚,日军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正在指挥所里大声训斥濑谷启。濑谷启刚刚向他汇报,台儿庄派遣队队长福荣真平已经占领了台儿庄的东北角,正在扩大区域。骄横的矶谷廉介听后勃然大怒,他认为,他手下的精锐军队跟一群杂牌军激战一天仅仅是占领了东北角,这样的结果让他很不满意。矶谷廉介严令濑谷启不要在一个方向推进,要四面出击。濑谷启重新回到作战地图前,慢慢地将目光投到了台儿庄城的西北角。

在台儿庄大战期间,各国各路记者纷纷前来报道中国的抗战实况。当年,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在台儿庄战场上拍摄了许多有关战役的照片,并刊登在1938年5月的美国《生活》杂志上。这位外国记者总结说:“历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小城镇的名字很多,像滑铁卢、葛底斯堡、凡尔登……今天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名字——台儿庄。”

图片 3

这场战役从1938年3月23日正式打响,到4月8日取得胜利,历时16天。胜利的时候,台儿庄已是一片废墟,一片焦土。日军的铁帽子堵塞了运河的水流,城内手榴弹的木柄碎片达到三寸多厚。当年,人们形容台儿庄天红、地红、水红。

为协助赖谷支队的进攻,日本田村战车队突入中国军队阵地

台儿庄战役,我军以弱胜强,毙伤日军11984人,俘虏719人,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和战利品,但中国军队也付出了沉重代价,3万将士为国捐躯。

几乎在同一时间,徐州西关古道署院内,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正在屋里来回地踱着步子。昨晚,日军占领了台儿庄的东北角,31师已经全部转入巷战,从战况报告来看,池峰城苦战到底的决心还是有的,台儿庄战局的走势尚未偏离作战预想,这让李宗仁稍稍安心。唯独汤恩伯的表现,让李宗仁感到很窝火。

台儿庄的熊熊战火已经燃烧5天了,迟迟不见汤恩伯军团的影子,再这样下去,势必贻误战机。于是,李宗仁喊来机要参谋,口述了发给汤恩伯的电令:“台儿庄方面孙连仲集团与敌竟日鏖战,战事限于胶着状态,敌我均在困难中。你部应为有力之援助,迅速南下攻敌侧背。”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欢迎分享,转载及合作事宜请通过简信、拨打电话0632-3315774或发送邮件至zzdajglk@126.com等方式联系枣庄市档案局(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